首页> 古诗词> 五言古诗诗文
古诗词
  • 元结唐代

    癸卯岁,西原贼入道州,焚烧杀掠,几尽而去。明年,贼又攻永破邵,不犯此州边鄙而退。岂力能制敌与?盖蒙其伤怜而已。诸使何为忍苦征敛,故作诗一篇以示官吏。

    昔岁逢太平,山林二十年。
    泉源在庭户,洞壑当门前。
    井税有常期,日晏犹得眠。
    忽然遭世变,数岁亲戎旃。
    今来典斯郡,山夷又纷然。
    城小贼不屠,人贫伤可怜。
    是以陷邻境,此州独见全。
    使臣将王命,岂不如贼焉?
    今彼征敛者,迫之如火煎。
    谁能绝人命,以作时世贤!
    思欲委符节,引竿自刺船。
    将家就鱼麦,归老江湖边。


    癸卯年,西原贼人攻入道州城,焚烧杀戮掠夺,几乎扫光全城才走。第二年,贼人又攻打永州并占领邵州,却不侵犯道州边境而去。难道道州官兵能有力制敌吗?不过是蒙受贼人的哀怜而巳。催缴赋税的官吏为什么还如此忍心苦苦搜括呢?因此作诗一篇给官吏们看看。我早年遇到了太平世道,在山林中隐居了二十年。清泉水流经过我家门口,山涧洞谷对着我家门前。田租赋税有个固定期限,日上三竿依然安稳酣眠。忽然间遭遇到世道突变,数年来亲自从军上前线。如今我来治理这个郡县,又遇到蛮夷来骚扰侵犯。县城太小蛮夷无意洗劫,百姓贫穷他们也觉可怜。因此他们攻陷邻县境界,唯有这个道州独自保全。奉皇命来收租税的使臣,难道还比不上盗贼慈善?现在那横征暴敛的官吏,催赋逼税恰如火烧油煎。谁忍心断绝人民的生路,换取时世所称赞的忠贤?我想辞去官职丢弃符节,拿起竹篙自己动手撑船。带领全家回到鱼米之乡,告老归隐住在那江湖边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  1. 彭定求 等 .全唐诗(上) .上海 :上海古籍出版社 ,1986 :608 .
    2. 于海娣 等 .唐诗鉴赏大全集 .北京 :中国华侨出版社 ,2010 :212-213 .
    3. 蘅塘退士 等 .唐诗三百首·宋词三百首·元曲三百首 .北京 :华文出版社 ,2009 :15 .
  • 王昌龄唐代
    高卧南斋时,开帷月初吐。
    清辉澹水木,演漾在窗户。
    冉冉几盈虚,澄澄变今古。
    美人清江畔,是夜越吟苦。
    千里共如何,微风吹兰杜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王维唐代
    斜阳照墟落,穷巷牛羊归。(斜阳 一作:斜光)
    野老念牧童,倚杖候荆扉。
    雉雊麦苗秀,蚕眠桑叶稀。
    田夫荷锄至,相见语依依。
    即此羡闲逸,怅然吟式微。

    村庄处处披满夕阳余辉,牛羊沿着深巷纷纷回归。老叟惦念着放牧的孙儿,柱杖等候在自家的柴扉。雉鸡鸣叫麦儿即将抽穗,蚕儿成眠桑叶已经薄稀。农夫们荷锄回到了村里,相见欢声笑语恋恋依依。如此安逸怎不叫我羡慕?我不禁怅然地吟起《式微》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  1. 彭定求 等 .全唐诗(上) .上海 :上海古籍出版社 ,1986年10月版 :第287页 .
    2. 蘅塘退士 等 .唐诗三百首·宋词三百首·元曲三百首 .北京 :华文出版社 ,2009年11月版 :第9页 .
  • 王维唐代
    艳色天下重,西施宁久微。
    朝为越溪女,暮作吴宫妃。
    贱日岂殊众,贵来方悟稀。
    邀人傅香粉,不自著罗衣。
    君宠益娇态,君怜无是非。
    当时浣纱伴,莫得同车归。
    持谢邻家子,效颦安可希。

    艳丽的姿色向来为天下器重,美丽的西施怎么能久处低微?原先她是越溪的一个浣纱女,后来却成了吴王宫里的爱妃。平贱时难道有什么与众不同?显贵了才惊悟她丽质天下稀。曾有多少宫女为她搽脂敷粉,她从来也不用自己穿著罗衣。君王宠幸她的姿态更加娇媚,君王怜爱从不计较她的是非。昔日一起在越溪浣纱的女伴,再不能与她同车去来同车归。奉告那盲目效颦的邻人东施,光学皱眉而想取宠并非容易!

    艳色天下重,西施(shī)宁久微。西施:吴越春秋:越得苎萝山鬻薪之女,曰西施,郑旦,饰以罗谷,教以容步,三年学成而献于吴。朝为越溪女,暮作吴宫妃。贱日岂殊众,贵来方悟稀。邀人傅香粉,不自著(zhuó)罗衣。傅香粉:即搽脂敷粉。香:一作“脂”。君宠益娇态,君怜无是非。当时浣(huàn)纱伴,莫得同车归。浣纱:环宇记:会稽县东有西施浣纱石。水经注:浣纱溪在荆州,为夷陵州西北,秋冬之月,水色净丽。持谢邻家子,效颦(pín)安可希。 持谢:奉告。效颦:庄子:西施病心而颦,其里之丑人见而美之,归亦捧心而效其颦,富人见之,闭门而不出,贫人见之,挈妻子而去之,彼知美颦而不知颦之所以美。按:颦古作膑。安可希:怎能希望别人的赏识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  1. 王向峰 .古典抒情诗鉴赏 :春风文艺出版社 ,1984年12月第1版 :第80页-第82页 .
    2. 王尧衢 .唐诗合解笺注 :河北大学出版社 ,2000年 :第31页 .
  • 王维唐代
    下马饮君酒,问君何所之?
    君言不得意,归卧南山陲。
    但去莫复问,白云无尽时。

    下马饮君酒,问君何所之?饮君酒:劝君饮酒。饮,使……喝。何所之:去哪里。之,往。君言不得意,归卧南山陲(chuí)。归卧:隐居。南山:终南山,即秦岭,在今陕西省西安市西南。陲:边缘。但去莫复问,白云无尽时。 但:只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王维唐代
    圣代无隐者,英灵尽来归。
    遂令东山客,不得顾采薇。
    既至金门远,孰云吾道非。
    江淮度寒食,京洛缝春衣。
    置酒长安道,同心与我违。
    行当浮桂棹,未几拂荆扉。
    远树带行客,孤城当落晖。
    吾谋适不用,勿谓知音稀。

    圣代无隐者,英灵尽来归。圣代:政治开明、社会安定的时代。英灵:有德行、有才干的人。 遂(suì)令东山客,不得顾采薇(wēi)。东山客:东晋谢安曾隐居会稽东山,借指綦毋潜。采薇:商末周初,伯夷、叔齐兄弟隐于首阳山,采薇而食,后世遂以采薇指隐居生活。 既至金门远,孰云吾道非。既至金门远,孰云吾道非:这两句指虽然未能考中,但不是因为没有才能。金门:金马门,汉代宫门名。汉代贤士等待皇帝召见的地方。吾道非:是指孔子叹自己政策的不能实行,半途受到阻碍。江淮(huái)度寒食,京洛缝春衣。寒食:古人以冬至后一百零五天为寒食节,断火三日。京洛:指东京洛阳。江淮:指长江,淮水,是綦毋潜所必经的水道。置酒长安道,同心与我违。同心:志同道合的朋友、知己。违:分离。 行当浮桂棹(zhào),未几拂荆扉(fēi)。行当:将要。桂棹:桂木做的船桨。未几:不久。远树带行客,孤城当落晖(huī)。吾谋适不用,勿谓知音稀。 适,偶然的意思。“吾谋”句说綦毋潜此次落第是偶然失败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王维唐代
    言入黄花川,每逐清溪水。
    随山将万转,趣途无百里。
    声喧乱石中,色静深松里。
    漾漾泛菱荇,澄澄映葭苇。
    我心素已闲,清川澹如此。
    请留磐石上,垂钓将已矣。(磐石 一作:盘石)

    言入黄花川,每逐清溪水。言:发语词,无义。黄花川:在今陕西凤县东北黄花镇附近。随山将万转,趣途无百里。趣途:趣,同“趋”,指走过的路途。声喧乱石中,色静深松里。声:溪水声。色:山色。漾(yàng)漾泛菱(líng)荇(xìng),澄澄映葭(jiā)苇。漾漾:水波动荡。菱荇:泛指水草。葭苇:泛指芦苇。“漾漾”二句描写菱荇在青溪水中浮动,芦苇的倒影映照于清澈的流水。我心素已闲,清川澹(dàn)如此。素:一向。闲:悠闲淡泊。澹:恬静安然。澹:溪水澄澈平静。请留磐(pán)石上,垂钓将已矣。(磐石 一作:盘石) 磐石:大石。将已矣:将以此度过终生。已:结束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岑参唐代
    塔势如涌出,孤高耸天宫。
    登临出世界,磴道盘虚空。
    突兀压神州,峥嵘如鬼工。
    四角碍白日,七层摩苍穹。
    下窥指高鸟,俯听闻惊风。
    连山若波涛,奔凑似朝东。(凑 一作:走;似 一作:如)
    青槐夹驰道,宫馆何玲珑。(馆 一作:观)
    秋色从西来,苍然满关中。
    五陵北原上,万古青濛濛。
    净理了可悟,胜因夙所宗。
    誓将挂冠去,觉道资无穷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李白唐代
    暮从碧山下,山月随人归。
    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。
    相携及田家,童稚开荆扉。
    绿竹入幽径,青萝拂行衣。
    欢言得所憩,美酒聊共挥。
    长歌吟松风,曲尽河星稀。
    我醉君复乐,陶然共忘机。

    傍晚从终南山上走下来,山月好像随着行人而归。回望来时走的山间小路,山林苍苍茫茫一片青翠。遇斛斯山人相携到他家,孩童出来急忙打开柴门。走进竹林穿过幽静小路,青萝枝叶拂着行人衣裳。欢言笑谈得到放松休息,畅饮美酒宾主频频举杯。放声高歌风入松的曲调,歌罢银河星星已经很稀。我喝醉酒主人非常高兴,欢乐忘了世俗奸诈心机。

    暮从碧山下,山月随人归。碧山:指终南山。下:下山。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。却顾:回头望。所来径:下山的小路。苍苍:一说是指灰白色,但这里不宜作此解,而应解释苍为苍翠、苍茫,苍苍叠用是强调群山在暮色中的那种苍茫貌。翠微:青翠的山坡,此处指终南山。相携(xié)及田家,童稚(zhì)开荆(jīng)扉(fēi)。相携:下山时路遇斛斯山人,携手同去其家。及:到。田家:田野山村人家,此指斛斯山人家。荆扉:荆条编扎的柴门。绿竹入幽径,青萝拂行衣。青萝:攀缠在树枝上下垂的藤蔓。行衣:行人的衣服。欢言得所憩(qì),美酒聊共挥。挥:举杯。长歌吟松风,曲尽河星稀。松风:古乐府琴曲名,即《风入松曲》,此处也有歌声随风而入松林的意思。河星稀:银河中的星光稀微,意谓夜已深了。河星:一作“星河”。我醉君复乐,陶然共忘机。 陶然:欢乐的样子。忘机:忘记世俗的机心,不谋虚名蝇利。机:世俗的心机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  1. 彭定求 等 .全唐诗(上) .上海 :上海古籍出版社 ,1986 :417 .
    2. 詹福瑞 等 .李白诗全译 .石家庄 :河北人民出版社 ,1997 :728-729 .
    3. 蘅塘退士 等 .唐诗三百首·宋词三百首·元曲三百首 .北京 :华文出版社 ,2009 :3 .
  • 李白唐代
    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
    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
    月既不解饮,影徒随我身。
    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
    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
    醒时同交欢,醉后各分散。(同交欢 一作:相交欢)
    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。

    提一壶美酒摆在花丛间,自斟自酌无友无亲。举杯邀请明月,对着身影成为三人。明月当然不会喝酒,身影也只是随着我身。我只好和他们暂时结成酒伴,要行乐就必须把美好的春光抓紧。我唱歌明月徘徊,我起舞身影零乱。醒时一起欢乐,醉后各自分散。我愿与他们永远结下忘掉伤情的友谊,相约在缥缈的银河边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  1. 詹福瑞 等.李白诗全译.石家庄:河北人民出版社,1997:851-853
    2. 于海娣 等.唐诗鉴赏大全集.北京:中国华侨出版社,2010:123
    3. 裴斐.李白诗歌赏析集.成都:巴蜀书社,1988:61-69
暂无数据
工具链接
©2008-2021 三思工具查询网  鄂ICP备20010684号-2